五峰土家族自治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门户网欢迎您 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
  艾士新一行充分肯定火田坑...
  陈华同志在自治县九届人大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代表履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常委会...
  廖忠华同志在全县人大工作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常委会...
搜 索:
类 别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大文苑 >   
《暗恋者》引发的思考
发布日期: 2017/6/20 19:07:46  浏览次数:2871
 
 

《暗恋者》引发的思考

文:

   
《暗恋者》是属于晓苏大学城系列作品之一。晓苏目光如炬,洞察实质,透视到校园的各个角落,犀利睿智的观察触及到教师的灵魂深处,对教师的道德下滑、大学生变得颓废、不思进取、畸形、扭曲的校园百态,进行了精心的艺术淬炼、熔铸,营构成有意思的小说,呈现给读者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。透过这些画面,品咂耐人寻味的文字,激发出读者对教育现状的许多思考。
   
重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老师在学生心目中是圣洁而完美的形象,他们不仅具备渊博的学识给学生授业解惑,还具有优秀的品质成为学生的道德楷模。因而老师被赞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!大学校园是人们心中的象牙塔净土,学生是天之骄子时代精英。而《暗恋者》小说中保卫老师对他的老师林白吹是这样描述的:林白吹虽然是我的老师,但在很多方面不像个老师,没有老师的样子,说实话,我一点也不尊敬他。林白吹的课一点也讲得不好,东扯西拉,浮光掠影,喜欢玩花拳绣腿.....他不仅贪色,而且还贪功,在学生的研究成果上把自己的名字署在学生的前面,学生在发表时置换了署名顺序,他知道后大爆粗口,骂学生不要脸。更不堪的是,学生竟以牙还牙,回敬老师不要脸,神圣的学府师生竟如泼妇骂街,令人咋舌。
   
《红杏是怎样出墙的》中的梅教授更为荒谬。因为看到了教师进修班的美女胡小狐,本没有他的课,强行让教学秘书加开了他的课。这位梅教授不顾自己为人师表的形象,上课时一双眼睛直视着胡小狐,为了躲避梅教授的目光,胡小狐只得坐在教室的后排座位,可笑的是,梅教授的目光扫视不到胡小狐,便不讲课。最后变本加厉,不齿地公开要胡学生做他的情人,当被拒绝后,寻死觅活地以跳楼相要挟。老师的神圣形象在读者心目中轰然倒塌,精神的堕落已失去了为人师表的风骨,在学生心中已不再是潜心治学的化身,教书育人的道德典范。与人们对老师的传统形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   
俗话说,上梁不正下梁歪,学生受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,也不再焚膏继晷,刻苦攻读,专研学问了。他们具有潜在的高智商不是孜孜以求地探求知识, 为了获得文凭,耍心机,走捷径,投机钻营,不择手段。他们老于世故、善于表演,随机应变的能力非凡。如《帽儿为什么这样绿》中的陈婉,和因戴绿帽子而离婚的老师未婚同居,本来就伤风败俗,为了心爱的老师获得教授的头衔,对评职权威者垂涎自己的美貌心领神会,主动迎合,大义献身,给心爱的人再次戴了绿帽子。
   
《两个研究生》中的蓝天和水向东,《电话亭》中匡乃吉和朱小尔,,巧设美人计,女生以色相勾引老师,男生在幕后指挥,他们老谋深算,里应外合,配合默契,和老师斗智斗勇,骗出考题。《两个研究生》甚至强迫老师用学生自己的命题考学生自己,他们正是这种病变教育下泛滥出的恶果,如此颓废,令人愕然。怪不得他们的导师由衷感慨:从某些方面说,他们的知识和能力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,简直可以反过来对我进行指导,我应该拜他们为师才是。这些看似调侃的语言背后,隐藏的是触目惊心的教育问题,而衍生出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学术评价体制的缺陷。
   
职称的高低本来是量化学术的标准,也体现了待遇的优势。教授的月薪比副教授的要多一千多元,如果评上了博导,到了60岁不用退休,还可继续干五年,这直接关系到教师的切身利益,当然大家都会努力去争取。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如《打捞记》中埋头做学问的何日休,无论是资历还是水平,当之无愧地应该晋升为教授。因为他没有博士学位和科研项目的原因,当了十几年的副教授。而他的同事相公,没怎么读过几本书,也没正儿八经地写过什么像样的文章,但凭着自己的玩得转,不仅三十多岁评了教授,四十岁出头就还当了博导,还享受国务院的专家津贴,把名和利都玩到了手。何日休最后把学问看穿了,居然也沉迷于麻将桌上。
   
这样的学术氛围,自然就带来了急功近利、弄虚作假的产生。《两个研究生》中的教授这样介绍他的学术:是教比较文学的,比较文学是个什么玩意,连提出这个学科的人也说不清楚。眼下提倡标新立异,谁头脑发热了,谁心血来潮了,谁神经出了毛病了,都可以创建一门学科。的论文没有一篇是独创的,大都是东拼西凑。出版过一部专著:仅有二万多字是自己独立的写作。课题是靠自己托关系,送经费弄来的。当博导的条件:是招收院长的儿子。更可怕的还在于像我这样的水货博导多得是,学校一百多位博导中,名副其实的只有十几个,其余的跟我一样,都是水货。

学校领导为了营造出浓郁的学术气氛,经常举办一些毫无价值的文学讲座。在文学院学术报告厅为文学专业的研究生搞了一场专题讲座,所谓讲座,实际就是吹牛,讲之前,到处贴海报,把阵势造大,讲的时候召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去听,让他们一边听,一边鼓掌。讲完之后,还有人写新闻稿子往校园网上贴。
   
《唱歌比赛》中的邹凯透露,和他一起评上教授的那几个人,差不多都是博导,要论学术水平,他更应该当博导。那几个当上博导的,论文和著作都没有他多,只因他们是当官的,一边教书,一边当官,被称为双肩挑的人几乎都成了博导。正是由于这种评价机制的弊端,才诱导了为数不少的知识分子,只问收获,不问耕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