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峰土家族自治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门户网欢迎您 首页 | 加入收藏  
  艾士新一行充分肯定火田坑...
  陈华同志在自治县九届人大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代表履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常委会...
  廖忠华同志在全县人大工作...
  廖忠华在县九届人大常委会...
搜 索:
类 别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大文苑 >   
季卫民——玉屏纪行
发布日期: 2016/7/4 11:40:43  浏览次数:1843
 
 
 
玉屏纪行
 
 
季卫民
 
 
 
 
    阳光灿烂,广东快乐十分彩票:山川镀金,天空湛篮,水秀山青。
    6月13日,我们五峰人大一行4人早上7时出发,行一级公路上高速经枝城、松滋、津市、澧县、临澧、常德、泸溪、湘西、风凰、同仁,到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,参加全国部分少数民族自治县(旗)人大工作联席会第十四次会议。从土家山寨一日千里进入侗乡苗寨,别样风情扑面而来。
    小车飞驰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,沿途天深蓝云玉白山青青,风光旖旎,令人神气清爽。下午3时到达玉屏。在高速公路出口,玉屏人大的领导和一位身穿艳丽侗族服装、头插银饰的小李姑娘等引领我们进玉屏大街,入住康年国际酒店。我一放下行囊,便走上玉屏街头。
    玉屏侗族自治县位于贵州省东部,铜仁地区南部,为黔东门户,面积517平方千米,人口15万,是中国箫笛之乡、中国油茶之乡、侗族文化艺术之乡。交通和区位优势优越,高速高铁均连接该县。
    明置平溪堡,清置玉屏县。县城位于舞阳河两岸。舞阳河水清似玉,隔河山峰耸立如屏,故名玉屏,1983年成立侗族自治县。该县属平坝、丘陵、山区兼有地形,一般海拔在400m至600米,最高950米。县域地处云贵高原向湘西丘陵倾斜的过渡地带,位于北纬低纬度地带,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,年平均气温为16.4°C,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宜发展种、养殖业。
    太阳如火一般炙烤着大地,我顶着烈日走上近年新建的萧笛路游览。“萧笛之乡”街道命名箫笛路,由此可看出玉屏人的自信。在马路边见一女子,橙红色环卫上衣套在鲜艳的一套花衣服上,可能是长年在室外风吹日晒的原故,脸晒得红中带紫,五官清秀,两眼有神,给人以亲切朴实的感觉。刚到一个新的地方,我也很想了解这里的情况,便与她交谈起来。她告诉我,近年建县城新区占了她家里的地,将她家安置在宾馆后面的安置房里。她35岁,有一子一女,儿子在读高一。她现在县城当清洁工,每天六点扫街至晚上10点,一月工资仅1200元。这么低的工资,她的精神状态却如此之好,令我肃然起敬。我把镜头对着她,她开始还有点害羞。当我们聊了一会后,她的紧张渐渐消除,表情便自然了。
    县城是一个宽大的峡谷。两边是青翠欲滴的青山,中间一条河穿城而过,街道分布在河两岸。这条河有一个蛮好听的名字,叫舞阳河,河水清澈,碧绿如绿豆色。走过一座横跨舞阳河的石桥,当地人告诉我,这桥名叫七眼桥,原来桥有七个桥拱。过桥走河西中山路。这里是一个清静的小城,街道上行车比五峰县城都少一些。街上的房屋全都改建成了特色民居,不少高楼正在新建。居民们很友好,我问老街在哪儿,他们热情地给我指路。街市上不时传来阵阵笛声,几个卖箫笛的门店各种式样的萧笛琳琅满目。到十字路口右拐走上与中山路平行的中华路。在十字路口走上老街解放路,见一栋侗族风格的三层四角、重檐飞翘的鼓楼耸立着,气度不凡。191号有一座古老的全木质的院门,磨得发光的入门石阶,圆形木桩顶着檐顶,双开门上有黛瓦,院门颜色已褪成暗棕色,门上帖有门神,对联残破,给人以强烈的沧桑感。我轻轻地推开虚掩的双门,跨过两道呈灰褐色的门坎,里面是一个封闭的小院,正面一栋老屋木壁、青瓦、窗格很精制,可以看出昔日的辉煌。但木质墙壁已经倾斜,盖着青瓦的屋檐也已下垂。一位年过花甲的大嫂正牵着两个孙子出门。这位姓罗的大嫂告诉我,这栋房子是她老伴的公公建的,距今有150多年了。他老伴姓郑,农民,67岁时去逝。她有两个儿子,都已结婚,她准备带两孙子到小儿子那儿去。
    我沿着解放路继续漫步,这是一条历史遗留下来、保存完好的老街,一旁停满了小车,使本不宽敞的道路更加狭窄。约八百米长的街道两旁多数是木质老房子,这些房子饱经风霜,已经非常陈旧了,褪色的板壁,苍老的木门、窗户、青瓦,其中不乏百年老屋,它们顽强地挺立在那里。老屋大多设有门店,服装、理发、竹制品、付食、水果、面条、缝纫等各种门面;还有摆摊设点做临时生意的。主人们慢条斯理地做着生意,老人和妇女在门口带着孩子或说笑聊天,过着悠闲的慢生活。有的祖孙三代在一起生活,尽享天伦之乐。街头上的鸡鸭市场,大多为妇女经营,笼子里的鸡鸭散发出难闻的臭气。她们见我用相机对她们频频拍照,多数人不躲闪,还冲我友好地笑着,我拍后感激地向她们道一声谢谢。我倒关心起这些老房子的命运来了,上前问居民,他们告诉我,这条老街的要拆除了。我心里一阵悸动,这么古老、传统的房子要寿终正寝了,真可惜!
    再从西边上箫笛路